當前位置: 首頁 » 企業人物 » 正文

高先覺:讓南非花木生根重慶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1-11  來源:華龍網  

      個人簡介:


      高先覺,重慶九龍坡人,現在南非從事花木生意,是南非有名的“花木大王”。

      主要事跡:

e46eee07-ef2c-402d-9a90-016e202a78cd

      在熱帶、暖亞熱帶地區,藍花楹被栽作行道樹、遮蔭樹和風景樹。藍花楹花也是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市的市花。每當花開的時節,比勒陀利亞市就會變成一片紫色的花海,讓人驚艷。

      “花落到地上時,又像鋪了一層紫色地毯,十分浪漫。”南非時間8月2日上午10點半,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市郊外的一個莊園里,“花木大王”高先覺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他和助手馬克、白人合作伙伴瑞克一起,指揮著工人,把數10棵已包裹好的藍花楹樹挨個吊上集裝箱。這些樹價值近150萬元,將通過南非德班港運至廣州黃埔港,然后被拉到佛山一個著名的花木市場,最終銷往全中國。

      高先覺每年從這個莊園運至國內的花木有1000多株,近200多個集裝箱。像這樣的“集散地”,高先覺在南非有5個,經營的花木種類還有加納里海棗、猴面包樹等。

      初闖南非曾遇搶劫和“槍戰”

      裝完集裝箱,高先覺回到約翰內斯堡的一家塑料廠。在做花木生意之前,高先覺先做的是塑料生意,這是他在南非“發家”的地方。

      2002年,高先覺隨朋友一起去南非旅行,喜歡上了南非的氣候和環境,便產生了到南非發展的念頭。2003年1月,高先覺帶著妻子到南非打拼。

      高先覺發現,南非的黑人喜歡穿塑料拖鞋上街,對塑料包裝袋的需求較高。于是,他租了一個農場來做塑料生意,但當生意做起來后,他才發現很多地方都和國內不一樣。比如,一個機器上的零件壞了,國內很好買,在這里卻很難買到。以致很多原材料不得不從國內進口,成本也明顯增加。所以他剛來南非那陣,生意虧損得厲害。

      此外,治安也是個嚴峻的問題。他到南非的第四個月,有一天晚上開車回農場,剛下車就被人用槍抵住了后背,汽車和身上的錢被搶走了。還有一次,高先覺在睡夢中被槍聲驚醒,隨后員工告訴他有人來農場搶劫。有過被搶經驗的高先覺立刻讓員工報警,自己則拿出槍和劫匪進行“槍戰”。

      天太黑,根本就看不見對方。他只能朝著樹林里胡亂放槍,和對方“盲打”。

      糾纏了一陣后,警笛聲響起,對方的槍聲也隨之消失。

      雖然連遇挫折,高先覺卻并沒有想要放棄。“我曾對老婆說,如果我在南非發展得不好,也不用再買回國的機票了,我就跳進印度洋里,游回中國。”

      再后來,他從國內的朋友那里借了200萬元,買下了一座屬于自己的農場,再把塑料廠搬到里面。他發誓要以廠為家,背水一戰。

      隨著時間的推移,高先覺逐漸熟悉了當地的文化和做生意的竅門。到南非的第二年,塑料廠的年產值就達到了二三百萬元。

      轉型成為“花木大王”

      塑料廠盈利了,高先覺卻沒有松口氣。塑料加工雖然有利潤,但卻太辛苦,不是長久之計。

      2006年,高先覺在逛當地的花店時,無意中發現當地的鮮花價格比國內高出幾倍,而且很多花在國內都屬于“遍地都是”。同時,中國的盆栽在南非也很受歡迎。

      于是,他立即回國考察市場、聯系貨源,并在約翰內斯堡盤下了一個賣場,準備用來做盆栽和鮮花生意。

      事實也如他所料,他將國內的盆景和鮮花發貨到南非后,生意很紅火,每個月基本上有十幾個集裝箱的盆景和鮮花發到南非。

      幾個月后,高先覺到香港參加一個活動,偶然間聽一個朋友說南非的加納里海棗很值錢,且市場需求很大。“當朋友把樹的樣子給我看時,我驚訝地發現自家的農場就有這種樹,而且還不少。于是,我馬上讓老婆從農場那邊拍照給我朋友看。”高先覺說,朋友一看,便確定那就是加納里海棗,這也讓他萌生了將南非的花木運至國內的想法。

      2007年,高先覺在南非成立同創花木有限公司,主要業務是把中國特色的盆景及苗木出口到非洲;結合中國市場需求,將南非的特色樹種和花卉引進到國內。也是從那時開始,他將塑料廠賣給了自己手下的一個員工,徹底轉型開始做花木生意。

      轉型之路,并非一帆風順。高先覺說,做花木生意時,最大的難題就是“保鮮”。

      “從南非運到國內,都只能走海運,時間上需要40多天。如何保證花木在運輸的途中不死;抵達國內后,能夠繼續存活并健康生長,這些都是問題。”高先覺說,他一直在研究最好的“保鮮”方式,至今還在不斷改進,在這過程中,死掉的花木價值估計上千萬元。

      努力總會有收獲。如今,從事花木生意已10年的高先覺,成為了南非有名的“花木大王”,每年的花木成交額上億元。他也自豪地告訴記者:“在國內的南非花木,基本都是我運過去的。”

      要把南非的花木帶回家鄉

      “花木大王”雖在南非生活了十多年,但家鄉的印跡卻一直保留在他的身上。在與高先覺的接觸中,記者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:他一直用重慶話與合伙人瑞克交流。

      瑞克不會說重慶話,普通話也只會說謝謝、你好等詞匯;高先覺雖然會英文,但也說得不太好。所以,兩個人在對話時,便會出現一個人講重慶話,一個人講英文的“奇特景象”。

      “高是一個很好的人,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。我們合作這么多年,早已有了默契。”面對記者的疑問,瑞克笑著用英文說,雖然自己不懂重慶話,但憑借這種默契,在沒有翻譯的情況下,也能通過肢體語言了解對方想表達什么。

      高先覺則笑著說:“學好重慶話,走遍世界都不怕!”

      如今,在開普敦,瑞克有一個占地18000畝的莊園,其中有一部分土地屬于高先覺。記者站在那里,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開滿了南非洲獨有的帝王花、斑克木等花種。高先覺說,這些花在非洲很常見,但在重慶,甚至在全國都是非常稀有的。

      “我有一個想法,就是把這些非洲的植物引進到重慶去,比如在重慶南山上搞一個‘非洲植物園’。不同的是,它們是去重慶‘生根’,而我則是‘歸根’。”高先覺說。 
 
 
[ 園林人物搜索 ]  [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  [ 返回頂部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園林人物
點擊排行
 
 
玩77彩票的团队计划群 牟定县| 乐昌市| 通榆县| 夹江县| 象州县| 五家渠市| 萍乡市| 铁岭市| 巴楚县| 康定县| 永丰县| 廊坊市| 沭阳县| 伊吾县| 建始县| 怀来县| 乐都县| 柞水县| 洮南市| 达州市| 遵化市| 始兴县| 凤冈县| 马龙县| 手游| 和林格尔县| 新乡县| 札达县| 遵义市| 夏津县| 东平县| 泰来县| 宣武区| 微山县| 探索| 岳阳市| 永修县| 邵阳市|